<ol id="f56zu"></ol>

    <div id="f56zu"><ol id="f56zu"></ol></div><em id="f56zu"><ins id="f56zu"><small id="f56zu"></small></ins></em>

      <em id="f56zu"></em><sup id="f56zu"></sup>
      <sup id="f56zu"></sup>
      <em id="f56zu"></em>
      <dl id="f56zu"><menu id="f56zu"></menu></dl> <sup id="f56zu"><menu id="f56zu"></menu></sup>
      <div id="f56zu"></div>
        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医刀在手(种田) > 章节目录 第112章 我家陆大夫
            今日早朝散的晚, 朝会上都在议论昨夜的大火,因暂时不清楚事情经过, 皇帝只是下令刑部尽快弄清来龙去脉, 京兆府快速清点受灾百姓和损失, 做好时候安置和安抚罢了。

            京城多少年没有发生如此大的火灾, 宫内宫外, 朝中上下都关注着。

            宋衡进宫面圣的时候,泰和殿内不只楚文帝在, 齐王和太子也在。

            现在入了秋, 太子的身体便不如夏季那般轻快,哮喘引发咳疾,总能时不时地听到?#24178;?#21683;嗽。

            就是宋衡从殿门走到里面的时间里, 也听到了好?#24178;?#26970;文帝?#34892;?#25285;忧地看着太子,宋衡行了礼也一并看过去。

            太子脸一红,摆了摆手说“没事,孤就是喉咙痒,不过已经?#28909;?#24180;舒坦多了,父皇, 正事要紧。”

            楚文帝关切道“你若是吃不消,不如先回去休息, 学政务也不必急于一时。”

            “是啊,太子身体乃重中之重, 可不能马虎。?#36924;?#29579;也说。

            太子连连摇头, “没事。”他能够学政务的时间不多, 一到冬季怕是连东宫的门都出不去,现在能接触一些是一些。

            楚文帝便命令宫侍,“取条厚毯来给太子。”

            齐王于是便不多说话了。

            太子膝盖上盖着毯子,手上捧着一盏清喉润肺的温饮,正像是要?#24613;?#36807;冬一样。

            他瞧着宋衡周身只穿着一件轻薄的官服,看起来很是洒脱俊挺,眼中不禁流露出羡慕来。

            “阿衡,你昨晚也在东街?#20426;?#26970;文帝道。

            宋衡回道“是,今早也在,来不及上朝便告了假。”

            对于这件事楚文帝摆了摆手,“无妨,救火要紧。只是今早听人来报,昨晚火势严峻一直烧到晨曦方灭,半条?#32622;?#20102;,死伤多人,满地残垣,让人不忍?#31508;櫻?#36825;究竟怎么回事?巡防营失职?#20426;?br />
            宋衡于是将昨夜情景说了,特地点了火油之事,想到冯尚书,他?#24187;?#20026;谢指挥使说了两句话,“谢指挥使虽没能扑灭大火,但是事出有因,且他一直积极?#28909;耍?#25972;夜?#20174;行?#24687;,臣看在眼里,也?#34892;?#21160;容,要论他失职之罪却觉得太过了。”

            齐王听了不高兴,反问道“他若无罪,那让那些烧死的人如何想,让失去房屋家舍的百姓如何想?#20426;?br />
            “那不是应该?#24066;?#25163;吗?#20426;?#22826;子听了忽然问。

            顿时所有人都看向他,宋衡勾了?#21019;劍?#30524;中浮出一丝笑意。

            目光在身,太子脸一红,紧张地咳嗽起来,好不容易消停了,他小心地看向皇帝问“孤说的不对吗?#20426;?br />
            楚文帝笑了,眼?#34892;?#24944;道“太子说的有理。”

            齐王的?#25104;?#39039;时沉下来,?#32610;?#22914;此说来,地方发生重大案件也不必问责主官,他只需时候补救即?#19978;?#20813;罪责,那岂不是乱套了?再者,只是根据火油便推断有人行凶未免太武断!宋大人轻易不为人说话,没想到谢长深倒是幸运,得大人赏识,莫不是为了……”

            他看了太子一眼,没有接下去。

            宋衡道“齐王殿下说的是,单单一个火油的确不能确定是否有人行凶,也不能因为发生了大火而急?#27604;?#20154;定罪结案,臣还是等着刑部结果出来吧,毕竟最深?#30446;?#20027;还在人民医院里躺着。”

            楚文帝听此不禁朝齐王看了看,皱眉沉吟道“此次发生突然,后果?#29616;兀?#26159;该好好查查。这样吧,让三司一同调查,十日内给朕一个结果。”

            应公公立刻领旨,着人笔墨去了。

            齐王的?#25104;?#21487;真是相当难看,起身便告辞。

            太子看了看自己的兄长的背影,又望望?#21496;耍?#24515;上惴惴同时又?#34892;?#38544;秘的激动。

            他之前身体不行极少参与朝政,也难得见到这种针锋相对的场面,不过就目前看来,他?#21496;?#24212;该得到了想要的结果,而兄长?#20174;行?#19981;如意。

            楚文帝看到太子疑惑的表情,于是对宋衡笑骂道?#32610;?#19979;?#25077;?#24847;了,大理寺卿一向?#22995;?#24481;史中丞也不偏不倚,刑部再怎么样也不敢先?#39318;?#35874;长深,现在忙着找失火原因去了。”

            这话说的太明白了,太子恍然大悟。

            宋衡无语道“您真是用心良苦。”哪个皇帝会将这种事说的这么明晃晃?

            楚文帝?#26377;?#19968;声,望着太子的表情尽是慈爱。

            宋衡心里微微一动,小?#37027;?#30528;楚文帝的神情。

            楚文帝忽然想起来了,他看向宋衡,奇怪道“还没问你呢,中秋你说要在家里头过,不进宫,怎么忽然去了东街?#20426;?br />
            太子殿下虽然一直没说,可是宋衡今年在京城中秋还是丢下他,他一直耿耿于怀,想想也知道他跟谁过去的。

            闻言嘟哝道“花前月下,正好逛东街。”

            宋衡听到了说?#32610;?#35805;真是冤枉,的确在家里头赏月,?#19978;?#38470;大夫悲天悯命,一听说火灾拎着药箱就冲出去,从昨晚估摸着到现在人还在医院里面抢救?#22013;薄!?br />
            宋衡很显然是要好好夸奖一下自家陆大夫,便继续说?#32610;?#20154;救起别人的命来,就顾不上自己的,进宫前给他送了一篮子吃食,不知道有没有空了碗。皇上,太子若是无其他要事,臣便先回去了,有事也请去东街人民医院寻臣,臣接下来几日都在那里。”

            楚文帝瞧着小舅子又是?#38498;?#21448;是埋怨的语气,不禁皱起眉来,说起人民医?#28023;?#20182;便回想下面的人来禀,其中就提到了人民医院。

            于是道?#32610;?#20010;陆瑾,听闻他?#28909;?#30340;手法颇为不同,?#34892;?#27531;忍,得?#24066;?#33145;,以针线缝合,阿衡,这样子能救活人?还有诊治之前先得签一份什么……同意书,这样是不是不管死活便与他无关,不签便不与医治,也太蛮横了些,有医德之?#22013;?#20250;如此行事?阿衡,朕知你喜他,他在你眼里自是千好万好,可是这样?#22871;?#20320;宠爱偏颇放肆,可是与你有碍,与太子有碍呀!昨日忙?#36965;?#22823;臣还未知这件事,你且等到明日,弹劾你的奏章就该淹了朕的御?#28014;!?br />
            “啊?#20426;?#22826;子惊讶着,这会儿他放下对宋衡和陆瑾的所有别扭,对楚文帝求情道,“父皇,陆大夫不是这样的人,想必有什么误会吧!”

            三七告诉他的时候,宋衡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出,所以这才进宫来。

            他说“皇上,太子,?#20960;?#20004;位讲一个事吧,就在江州,臣亲眼见证阿瑾如何被?#21246;?#19968;?#21307;?#20102;监牢。”

            他冷静淡然地讲述了李老爷子被下海?#21490;?#36807;敏致死的案子,说完不管是皇帝还是太子都沉默了。

            宋衡继续道“就是因为他不懂明哲保身,只知道?#28909;?#24615;命,这才有此一遭,若不是?#21450;?#20182;,估摸着坟头的草已经半人高了。这份同意书,其实代表不了什么,在京城之地真碰上事依旧不能使他解除麻?#22330;?#19981;过臣同意他这么做,是因为阿瑾的?#28909;?#25163;法太特殊,那份同意书明确地写了他的救治过程,签下表示理解他的法子,且相信他,此法凶险因为本身针对的就是病入膏肓、危在旦夕的病患,搏一搏性命罢了。而不相信他的人,正好去别处就医,天下大夫那么多,温和的方法大家用了那么多年就继续用,没必要非得让阿瑾来。既不相信他,又非得要他?#28909;耍?#25937;不活还得找麻烦,那这跟耍流氓有什么区别?#20426;?br />
            “原来这样啊。”太子是偏向陆瑾的,闻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可楚文帝却不是那么好糊弄,他问“?#28909;?#27861;子可行,昨夜问诊多少人,又有多少人?#22815;?#30528;?#20426;?br />
            宋衡挺胸朗声道“昨夜十八人上手术台,皆是昏?#28798;?#20260;濒死之人,在臣进宫前还有十人活着。除了最初两个,以及巡防营副指挥使和方老将军,其余十四人皆是从对面回春?#38376;?#22238;来抢着签字让阿瑾救命,那死去的八人也多是因为伤了要害,或者时间耽搁太久失血过多而亡。”

            宋衡坦坦荡荡,表示若不信可以去查。

            十八人能活超过半成人数,那已经很了不得了,毕竟都是半条命被拽在阎王爷手里的人,轻伤加上稍微重些都不算在内的。

            楚文帝沉默下来。

            宋衡再接再厉道“皇上,巡防营副指挥使因救一个孩子被砸伤,体内出血造淤,连宫中派出的几?#25381;?#21307;都束手无策,言道让?#24613;?#21518;事,是臣看不下去,让其送往人民医院让阿瑾试试,如今他的夫人正在人民医院照顾他,活着。”

            那语气已经不是?#26223;?#33021;够形容了。

            见皇帝惊讶了一下,他直截了当道“阿瑾这人,嘴笨心直,别人误解他,他虽憋屈可要他花大力气去解释的功夫,他宁愿多救几个人。这也是他有这个医术却不肯入太医院的原因,也是?#23478;?#35828;起随军大夫,他二话不说就答应臣的原因,相比起跟达官贵人多费口舌不如跟随臣上战场多救几个士兵来的痛快。”

            说到这里,楚文帝是听出来了,“所以,你是给他来讨赏的?#20426;?br />
            宋衡一掀衣摆痛快地跪下来,“臣当初求您御赐人民医?#21495;?#21310;一块,您非不让盖上御印,这次论功行?#20572;?#19981;如就将您的御印重新雕刻上去吧。”宋衡说着目光就往太子瞟去,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陆瑾不是一个能言?#31080;?#20043;人,做了好事自然也不会要求留名。

            可是他不要,宋衡却不能不给他争取。

            太子收到示意,于是跟着求道“父皇,那些因……那个同意书而攻讦他之人简直无稽之谈,?#24471;?#27714;疵,试问陆大夫真明哲保身又有何不可?何况他能在得知失火之时,义无反?#35828;?#36305;去?#28909;耍?#19968;直到现在米水未进,已足见他医德高尚,攻讦不攻自破,儿臣请父皇同意英国公这小小的赏赐。”

            只要这个御印一加盖,人民医院在这次灾情之中的功劳就得到皇帝的认可,声望提高的同时,谁还敢以?#35828;?#21182;宋衡?

            小小的赏?#20572;?br />
            楚文帝看着太子,深觉无奈。

            ?#28909;?#20799;子跟小舅子双双恳求,楚文帝最终只能勉为其难地答应,“那去派人证?#25285;?#33509;依英国公所言,便加御印吧。”

            “多谢皇上!”宋衡单膝跪地,爽快谢恩。

            “谢父皇!”太子殿下笑逐颜开,然后咳嗽了两声。

            楚文帝道“行了,文麒,你赶紧回东宫去养着,该怎么调理就怎么调理,可别加重病情。”出错了,请刷新重试
        福建快3基本走势

        <ol id="f56zu"></ol>

          <div id="f56zu"><ol id="f56zu"></ol></div><em id="f56zu"><ins id="f56zu"><small id="f56zu"></small></ins></em>

            <em id="f56zu"></em><sup id="f56zu"></sup>
            <sup id="f56zu"></sup>
            <em id="f56zu"></em>
            <dl id="f56zu"><menu id="f56zu"></menu></dl> <sup id="f56zu"><menu id="f56zu"></menu></sup>
            <div id="f56zu"></div>

              <ol id="f56zu"></ol>

                <div id="f56zu"><ol id="f56zu"></ol></div><em id="f56zu"><ins id="f56zu"><small id="f56zu"></small></ins></em>

                  <em id="f56zu"></em><sup id="f56zu"></sup>
                  <sup id="f56zu"></sup>
                  <em id="f56zu"></em>
                  <dl id="f56zu"><menu id="f56zu"></menu></dl> <sup id="f56zu"><menu id="f56zu"></menu></sup>
                  <div id="f56zu"></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