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f56zu"></ol>

    <div id="f56zu"><ol id="f56zu"></ol></div><em id="f56zu"><ins id="f56zu"><small id="f56zu"></small></ins></em>

      <em id="f56zu"></em><sup id="f56zu"></sup>
      <sup id="f56zu"></sup>
      <em id="f56zu"></em>
      <dl id="f56zu"><menu id="f56zu"></menu></dl> <sup id="f56zu"><menu id="f56zu"></menu></sup>
      <div id="f56zu"></div>
        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民国之文豪 > 正文 第229章 教拼音
            蔡兆炎的目光, 穆永学是感受到了的, 感受到后, 他少不得眉头皱起。

            他觉得蔡兆炎这么看他, 肯定是在笑话他!

            这么一想, 穆永学就有点生气, 想到昨晚的事情,就更生气了。

            当初从上海回到?#26412;?#20043;后,穆永学跟吕绮彤大吵过一架,至于吵架的原因,便是钱。

            吵过之后,他因为不满吕绮彤, 就在外面找了个女人。

            那女人名叫巧巧,只有十八岁, 生的花容月貌,还会讨好人, 唯一的缺点,就是以前家里穷, 没读过什么书。

            穆永学年轻时, 觉得自?#22909;话?#27861;跟这些不能交流的女人待在一起, 因而他对朱婉婉的不喜一日胜过一日, 哪怕朱婉婉是他的妻子, 他认识吕绮彤之后, 也没再碰过朱婉婉。

            但这会儿,他突然又觉得……这女人没读过书, 也不是坏事了。

            巧巧没读过书,于是特别崇拜读书人,他随便说点什么,巧巧都奉为至理名言,还总是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他……

            在巧巧面前,他有?#19968;?#20102;年轻时意气风发的感觉。

            同时,他也发现,教导巧巧读书,是很有意思的事情,看着巧巧认真地描画他的名字,他的心都热了!

            穆永学就这么每日跟巧巧待在一起,都不愿意回家去了。

            他身上虽?#24187;?#26377;什么钱,但每个?#24405;?#30334;块的薪水,足够让他过得舒舒服服,还能把巧巧养得?#22771;?#20102;!

            而巧巧,也是真?#27597;?#20182;过日子,有了他之后,就再没看过别的男人,后来他把巧巧赎出来,租了一个院子安顿巧巧之后,巧巧更是将他当做了天地,一心一意伺候他。

            穆永学之前除了朱婉婉和吕绮彤,没有过其他女人,认识了巧巧之后,方才知道女人竟然这么好,少不得沉迷其中,一开始他还记得家里人,就算不满吕绮彤,吕绮彤?#30473;?#20010;孩子跟他要钱的时候,他还是会给的,但跟巧巧在一起久了,他就把钱全给巧巧了,让巧巧攒着买房子。

            不久前巧巧怀孕之后,穆永学更是心中得意,觉得自己再厉害不过,

            然而就在昨天晚上,吕绮彤找上门来。

            昨晚上的混乱,穆永学都不想回忆。

            吕绮彤要钱,而他也怕吕绮彤把事情闹大,丢了脸面,最后商量了一晚上,?#27966;?#37327;出一个结果来,那就是他以后每个月给吕绮彤一百五十元,而吕绮彤要接纳巧巧。

            如此一来,巧巧就是他过了明路的姨娘了!

            穆永学为了这些一晚上没睡,今日少不得衣冠不整,还忍不住打瞌睡……他靠在桌上,就迷?#38498;?#31946;睡了过去。

            蔡兆炎见穆永学这样,更同情了。

            至于其他人,这时候却是忙起公务来,而其中几个年轻人,做事更是认真。

            倒是那些跟蔡兆炎穆永学这样年纪大的,好些都?#34892;?#38543;遇而安的样子,上班的时候,救治看看报纸喝喝茶,?#21482;?#32773;,就聊天讲一讲子女,?#28909;?#35828;孩子的学业之类。

            “我家那小子,不肯好好读书,我惦记着要把他送去日本,让他吃点苦头!”

            “现在去日本可不大好,如今同样是留学生,大家都爱?#28216;?#26041;回来的!”

            “还有,最近山东那边一直在闹腾你们也是的,还?#23567;?#20256;染》和《特务》这两本书……还是别去日本了!”

            “去欧美的船票不便宜,更别说到了那边之后花销还很大……”

            ……

            这些人一边叹气一边说,虽说有公费留学生可以考,但考得上的人真的很少,自己花钱去,又很贵。

            去日本倒是便宜,但如今这情况……

            这些议论,蔡兆炎也都听在耳朵里。

            他对自己的手底下的人不干活光聊天,是?#34892;?#19981;满的,但也没有太生气,他能理解这些人。

            他们这年纪的人,经历过的太多了,从大清走到如今的民国就算了,现在这?#26412;?#22478;做主的人,还三天两头的换。

            如此一来,他们哪能踏实做事?

            但?#34892;?#20107;情,还是要做的。

            他总是想自?#21495;?#21147;一点,多挣一挣,给自己的孩子挣出一片天地来。

            蔡兆炎将几个踏实做事的年轻人叫了过来“我这里有一趟差事,要去上海办,你们谁愿意去?”

            蔡兆炎没说这差事是什么,但这些年轻人里两个很有拼劲的人,却纷纷道“我愿意!”能去上海看看,多好!

            “那……”蔡兆炎看了这两人一眼,最后道“那你们就一起去吧!”

            其实蔡兆炎自己都想去,但他这边事情多,不好过去。

            蔡兆炎让不想去的回去,然后就给这两人交代起任务来,说了学拼音的事情。

            这两人闻言,都?#34892;?#20852;奋,这兴奋一方面是因为拼音,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一趟去,能见到楼玉宇。

            那可是楼玉宇!他们都是看过楼玉宇的书的,很想见见楼玉宇,更想知道穆永学的儿子是怎么样的。

            得了任务的两个人很高兴的时候,那几个之前很犹豫,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说“我愿意”的人,都后悔了。

            蔡兆炎都不肯跟人说这一趟是去做什么的,明显这事儿很重要,他们竟然放弃了……

            不过到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他们后悔确?#24471;?#26377;用了,因为蔡兆炎第二天,就让他选中的那两人南下了,同时也不忘给穆琼发了电报。

            穆琼没想到蔡兆炎动作竟然这么快,苦笑了一下,就拿出笔记本,开始将自己知道的拼音一一写下。

            他在现代的时候,使用电脑的时候是用拼音打字的。

            虽说用拼音打字比用五笔打字慢,但他们写小说的,码字除了手速还讲究脑速,一边打字一边还要斟?#20040;?#21477;的用法还有情节之类,而他的脑速……一小时想个两千字顶天了,?#28909;?#27492;,码字的速度也就没有必要非要多快多快。

            而正是托他习惯用拼音的福,那些拼音,他都是记得的,只是?#34892;?#38901;母戴帽子不带帽子之类的事情,他早就忘了……

            好在这些可以让那些人去完善。

            穆琼拿着字典,一个个地写字,再给那些字注音。

            这事儿,穆琼是抽?#20806;?#30340;,五六天过去,也没做多少,而这个时候,蔡兆炎安排的人来到上来了。

            蔡兆炎找来跟穆琼学拼音的,其中有一个人穆琼不认识,但另一个人……那人又是个穆琼曾经在史书上见过名字的。

            这人写过很多文章,也很有名,虽然晚年受了点波折,但?#20040;?#21518;来的日子又好过了,而且挺长寿的……

            穆琼见到对方,又听了对方的自我介绍之后,微微愣了愣,然后就笑着把人请到了屋里。

            时间紧迫,穆琼也不耽搁,当即跟他?#24039;?#37327;好,说是以后每天下午,在他的家中教他们拼音。

            穆琼原本是想要在别处教他们拼音的,但后来仔细一想,又觉得那样安排浪费时间——若是在别处教人学拼音,他少不得要到处跑,在家里就不一样了,省了路上来回的时间,?#20040;?#33021;让他在教会了这些人拼音之后,立刻开始写作。

            要做的事情太多,他都放弃去医?#21495;?#30528;傅蕴安了。

            穆琼的这个决定,那两人都没有意见,还很快就在附近找了一个旅店,安顿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穆琼起来之后照常锻炼吃早饭,然后就去了岳朝郢那边学外交。

            他去的时候,岳朝郢?#31449;?#27809;有起来,他就先跟着韩禛学习,学了一会儿等岳朝郢来了,再向岳朝郢询问一些他不太懂的东西,并跟岳朝郢聊天。

            外交这样的东西,是要多听多看多?#23548;?#30340;,穆琼这会儿不能?#23548;?#23601;只能多听岳朝郢说了。

            岳朝郢嗓子不好,总是捧着个搪瓷杯子,上午的时候,里面一般泡着白茶,到了下午,就改为菊花茶。

            穆琼跟着学了一上午,在岳朝郢倒掉白茶去泡菊花茶的时候告辞,而他到外面的时候,已经有包车在等他了。

            他上车回家,随便吃点东西,他的学生就来了。

            穆琼的普通话还是很标准的,不过他上辈子是南方人,就不怎么分得清前鼻音后鼻音,好在蔡兆炎找来跟他学习的那两人,都是地道的?#26412;?#20154;,国文说得非常好,能分得很清楚。

            也因此,穆琼觉得自己教学,很轻松。

            看到自己的学生在““下面注音“乌?#20445;?#19981;停地背诵,穆琼想到了自己刚学英语的时候做的事情……

            穆琼教导这两个学生,是很用心的,?#34892;?#20182;不懂的地方,就跟他们一起?#25945;幀?br />
            而这,无疑让他的两个学生很感动,也很敬佩。

            他们来之前,很想见到穆琼的同时,也是?#34892;?#25285;心地,就怕穆琼不好相处,毕竟……从穆琼对待穆永学的样子来看,他脾气很大。

            但穆琼?#23548;?#19978;非常好相处,平易近人。

            这日教学结束,其中一人就道“穆先生,你跟我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你们觉得我是怎么样的?”穆琼笑?#30465;?br />
            “我们觉得你应该不好相处。”那说话的?#35828;饋?#20043;前在?#26412;?#25945;过你读书的老师,?#30340;?#19981;爱说话。”

            原主是在?#26412;?#35835;过书的。

            因为穆永学不?#31185;祝?#20182;被迫读了小学。

            这年头的人读书都晚,学不出还会留级,在普通点的小学里,十七八岁的学生不少见,可偏偏,穆永学让他去读的小学,还挺不错的。

            毕竟那小学,吕绮彤的儿子也在读。

            在这样的好学校里,自然鲜少有一大把年纪还在读的。

            于是,原主就成了学校里年纪最大的学生之一,再加上还有个异母弟弟也在学校里读书……

            原主对学校非常排斥,干脆就不理会任何人了,便是上?#25105;?#19981;听,就只自己认真看书,学中学里的知识,毕竟小学教的,原主其实早就会了。

            而且那时候,原主是想要努力一点,考上北大预科班的。

            而正是原主这样的作法,让穆琼完全没?#26032;?#39301;,这两年,?#26412;?#22478;里认识他的人,都说他不爱理会人,但成绩很好,?#30475;?#32771;试都是第?#24187;?#36824;一直看中学的书……

            大家?#30475;?#36825;么说的时候,还会强调一句,说他被穆永学耽搁了。

            那跟穆琼搭话的人,很快就把这些都跟穆琼说了。

            穆琼都快忘了穆永学了,但这时候听人说起,还是多关注了一下,甚至问了一句。

            然后就得知穆永学竟然有了吕绮彤以外的女人。

            穆永学和吕绮彤一直说他们是真爱,没想到这份真爱,竟然这么快就没了。

            穆琼觉得挺没意思的。

            见穆琼不?#34892;?#36259;,那跟穆琼说话的人也不说了,转而说起了别的,倒是让穆琼了解了不少?#26412;?#30340;情况。

            “穆先生,我母校的学生,一直想请你去母校给他们做个演讲,?#19978;?#20004;地相隔太远!”这?#35828;饋?br />
            “我要是有空去?#26412;?#19968;定去。”穆琼道。

            穆琼每天教导两人学拼音,这两人又很努力,再加上他们国文说得好,不过四五日,他们就把拼音学全了,还巩固了一下。

            而这么学全之后,他们?#24187;?#24863;慨“穆先生,你想出来的这拼音,比之前的那拼音,要好用多了!”

            穆琼也是这么觉得的,这时候已经有了的拼音要是很好用,后来也不会改了!

            不过……“这拼音,不是我想出来的。”

            “不是穆先生想出来的,是谁想出来的?”那些人不解。

            穆琼道“这拼音,是很多人一起想出来的,我不方便透露他们的身份。”

            那两人更不解了,但穆琼没有过多的解?#20572;?#20182;们只能自己?#32842;ァ?#33707;非想出拼音来的人身份不对?

            穆琼这时候又道“这拼音,你们推广的时候,不用写我的名字,直接以国家的名义推广就?#23567;!?#36825;拼音不是他想出来的,他实在不好窃取别人的?#25237;?#25104;果。

            说起来,要不是推广拼音,应该能改变现在各地语言不同的情况,他也不会厚着脸皮把东西拿出来。

            那两人虽然不解,但穆琼都这么说了,他们到底还是答应下来,然后少不得就觉得,穆琼实在是个无私的人。

            这两人从穆琼这里离开,就感慨起来“我之?#20843;?#28982;崇拜穆先生,但总觉得他年纪还小,?#34892;?#34987;过誉了,现在来了上海,真的见到他,才知道外面对他的评价,还是不够好。”

            另一个人也道“我也这么觉得。穆先生写的书不去说他,就说他开办学校的事情,就让人敬佩。”

            他们两个?#24187;?#22825;下午跟着穆琼学习,就趁着上午和晚上,好好逛了逛上海。

            而他们逛上海的时候,少不得听说了很多跟穆琼有关的消息,其中就包括穆琼办学校的事情。

            他?#24039;?#33267;特地去穆琼的学校看过,并且靠着身份进去参观了一番……看到那些孩子认真读书的样子,他们都?#34892;?#28608;动。

            要是这个世界上,多一些穆琼这样的人……

            他们想到这里,很快就苦笑起来。

            这个世界上,能这么无私的,有几个?

            这两人这么想着,给蔡兆炎发了一封电报说他们要回去了,然后当天晚上,就上了火车。

            这样虽然会很累,但他们可以早一点把拼音带回去!

            火车上很挤,坐着很不舒服,但这两人的?#37027;椋?#21364;一直很激动,闲暇之余,还不忘拿出拼音来看,默默背?#23567;?br />
            蔡兆炎没有提前把拼音透露出去,是因为怕这东西不合用,最后白忙活一样,拼音本身是不用保密的,他们也就大大方方地看着,结果火车里的人,都当他们在学外语,甚至还有人上?#21019;?#35805;,问他们学的是哪?#24187;?#22806;语,让他们哭笑不得。

            这两人回?#26412;?#20043;后,穆琼就轻松多了。

            但高盛希却一点都不轻松,甚至受到了来自国内的责?#36873;?br />
            日本国内,希望他能尽快把西林的制作方法拿到手。

            此外,他们还训斥了高盛希,觉得是高盛希不够谨慎,才让他们抢夺山西时做的种种事情泄露了出去。

            高盛希“……”

            虽然他觉得《特务》这本书很熟悉,甚至在里面看到了跟自己做过的事情相似的事情,但这本书,真的是虚构的!

            他们拿下山东,靠的是枪,不是特务!

            他们?#31508;?#20570;的主要的事情,其实是测绘地图打探消息之类!

            不过,就算高盛希这么说,别人也是不太相信的,至少日本国内,很多人就不信。

            他么?#34892;?#20154;觉得高盛希做得不够光明,应该要受到训斥,但也有人觉得高盛希做得很好,他们应该想办法培养更多的特务。

            当然了,不管他们是怎么样的,他们一致觉得,高盛希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尽快拿到西林的制作方法。

            “西林要是那么好拿,英法两国早就拿到手了!”高盛希忍不住道。

            英法两国就算因为打仗之类的原因,对霍英很宽容,但他知道,他们私底下,肯定是派了人去弄西林的。

            就算英法两国的政府没有这么做,英法两国的商人肯定也这么做了。

            但他们明显什么都没得到。

            上海是英法两国的地盘,他们早就知道西林的存在了,都没有弄到西林,他来了上海才几个月,又?#30446;?#33021;弄得到西林?

            高盛希想了想,最终给国内发电报,说了自己的想法,他觉得,他的国家可以和英法两国联合起来,向中国政府施压,让中国政府交出西林——现在中国是他们的同盟国,应当为战争多做?#27605;祝?br />
            高盛希这个想法,是很不错的。

            以如今的情况来看,他们若是真的这么干了,再许诺一些利益,中国政府肯定会同意!当然了,政府虽然会同意,但霍家不一定同意。

            只是,日本方面,却是不想这么做的。

            毕竟真要这么做了,西林肯定不会只有日本知道,怕是英法两国,还有美国之类的其他同盟国,都能知道西林的制作方法。

            而他们想要?#21171;獺?br />
            高盛希的提议,并没有通过,那边只是催促高盛希,让他尽快弄到西林。

            对此,高盛希只能听令。

            高盛希发愁的时候,霍英却是离开了上海。

            他有一笔大生意要做。

            从天幸那里得知俄国要爆发革命之后,他就让人收集了很多很多的粮?#36225;?#33457;,打算去俄国一趟。

            那些闹革命的人闹完之后,肯定缺各?#27835;?#36164;,而他们抄了贵族的家,应该是不缺钱的……霍英觉得,自己应该能大赚一笔!

            还有就是那些贵族了,闹起来之后,那些贵族肯定要?#29992;?#20182;可以帮他们逃到中国,然后收取保护费!

            霍英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恨不得立刻出发才好,然后他就出发了。出错了,请刷新重试
        福建快3基本走势

        <ol id="f56zu"></ol>

          <div id="f56zu"><ol id="f56zu"></ol></div><em id="f56zu"><ins id="f56zu"><small id="f56zu"></small></ins></em>

            <em id="f56zu"></em><sup id="f56zu"></sup>
            <sup id="f56zu"></sup>
            <em id="f56zu"></em>
            <dl id="f56zu"><menu id="f56zu"></menu></dl> <sup id="f56zu"><menu id="f56zu"></menu></sup>
            <div id="f56zu"></div>

              <ol id="f56zu"></ol>

                <div id="f56zu"><ol id="f56zu"></ol></div><em id="f56zu"><ins id="f56zu"><small id="f56zu"></small></ins></em>

                  <em id="f56zu"></em><sup id="f56zu"></sup>
                  <sup id="f56zu"></sup>
                  <em id="f56zu"></em>
                  <dl id="f56zu"><menu id="f56zu"></menu></dl> <sup id="f56zu"><menu id="f56zu"></menu></sup>
                  <div id="f56zu"></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