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f56zu"></ol>

    <div id="f56zu"><ol id="f56zu"></ol></div><em id="f56zu"><ins id="f56zu"><small id="f56zu"></small></ins></em>

      <em id="f56zu"></em><sup id="f56zu"></sup>
      <sup id="f56zu"></sup>
      <em id="f56zu"></em>
      <dl id="f56zu"><menu id="f56zu"></menu></dl> <sup id="f56zu"><menu id="f56zu"></menu></sup>
      <div id="f56zu"></div>
        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海啸八年 > 第十六章 甘之若饴
            “我听清楚了。”

            元学谦听见自己这样说道。

            他一手还略显狼狈地攥着裤子挡在身前,声音却很坚定。

            他甚至不用再多说一句“我愿意留下”,他带着几分自负地想:我了解钟坎渊,一如钟坎渊了解我,所以,我已经不需要再多余表态。

            钟坎渊倒是对这个回答毫不意外,相反,他带着些冷漠开口:“那我们就有必要讨论一下你刚刚对?#39029;?#35328;不逊的问题。”

            “什么?!”

            如果不是刚刚才表示过自己愿意留下,元学谦几乎要立刻起身反驳!

            钟坎渊淡淡地看他,说出两个字 :“掌嘴。”

            少年毫不畏惧地抬着眼睛,用一双?#20102;?#30528;难以置信的眼睛瞪着男人,昭示着他的反对。

            钟坎渊说道:“你好像又有异议。”

            我当然有异议!

            元学谦的手,捏紧了拳头。

            他已经听话跪下了,还想让他怎样?哪儿有这样?#20040;?#36827;尺的?!要他掌嘴?古代?#22836;?#22900;才才打脸,这分明就是欺人太甚!

            他极力忍耐着,克制着想把拳头挥到钟坎渊脸上的欲望。

            他的反应,钟坎渊尽收眼底,他淡淡说道:“元学谦,不要让我觉得我在勉强你。”

            “如果你心里不服,只是?#31185;?#33258;己?#22871;牛?#24635;会有忍不下去的那一天。你不要觉得我在拿奕盛威胁你。因为,我?#25381;小?#22914;果我曾经给过你类似的错觉,那我现在纠正你。你是奕盛三位合伙人共同决定要投的企业,我们的决策,我一定会认账;所以即使你今天走了,该属于奕盛给你的支持,我还是会给你。但要是做我徒弟,要我像对待自己人一样对待你,就是另一回事。我的规矩,现在就受不住,还早了点。”

            “收益与风险?#25910;?#27604;。这么简单的道理,想?#24187;?#30333;??#28909;?#35201;认我做师父,就把你那根反骨给我?#36924;?#20102;。我没兴趣从头调教一个不懂事的新人。”

            不懂事的新人。

            这六个字一下子刺痛了元学谦的心脏。

            所以他要求他懂怎么跪,怎么求罚!因为他觉得这是他本该明白的事!

            就像一场相互猎杀的游?#20998;?#20110;到了收网时分,双方?#30528;?#19968;亮,他才看清对方手上分明握着一双王炸,

            他从一开始便是毫无胜算。

            这一刻,元学谦所有的骄傲,他的自?#28023;?#20182;赖以为生的理智与聪明,尽数土崩瓦解!

            这一刻,他才刻骨铭心地发现:他原以为自己足够了解钟坎渊,他原以为是自己掌控着节奏,他以为自己抓住了男人的脉门,其实根本没有!

            他以为钟坎渊要的只是一场等价交换,谁知他是要他的心啊!

            钟坎渊逼得他无路可逃,却还要说上一句“不要让我觉得我在勉强你”。

            元学谦闭上眼睛。

            是了,你从来不曾勉强我,是我甘愿掉进你的囚笼。你要的,就是我一句“心甘情愿”。

            你了解我。

            ——你竟是如此了解我,甚于我了解自己。

            良久,元学谦开口说道:“渊哥,我是……我是第一次认人作师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别人的弟子。我从来没有觉得不甘愿,也从来不曾有过不服,只是很多事,我都是第一次做。渊哥,我说过,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知道你是我想要追随的人。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您多多包涵。只是您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

            他没有再?#23567;?#24072;父”,他讲这番话的时候自问没有把那?#35828;?#25104;自己的师长,那声“师父”,他叫不出口。

            元学谦疲惫极了。

            他这一天,一直在退让,任谁被逼着一次次越过底线都不会好受。

            可就算如此,他还是拿捏着说话的分寸,小心地揣摩着,他只会说有把握能打动钟坎渊的话,他甚至不露声色地在“你是我想要的人”中间加上了?#30333;?#38543;”二字,更加放低了姿态——这是他引以为傲的理智,他也恨透了自己的理智。

            钟坎渊冷声反问:“你觉得我很?#26032;穡俊?br />
            元学谦没有回答,攥着裤子的拳头却紧了紧。

            长棍此刻还孤零零地躺在地上,无人去捡,于是钟坎渊对他一抬下巴:“手松开。”

            元学谦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男人指的是他手里攥着的、挡在自己赤裸的下半身前的裤子,少年倏地脸红了一下:“我……我没穿裤子……”

            ?#20843;?#24320;!”

            钟坎渊加了重音。

            不要让我觉得我在勉强你。

            元学谦心里咀嚼着这句话,他咬?#29436;?#40831;地想:您就是在,勉强我!

            他实在难?#36234;?#21463;在男人面前袒露身体,顾不得自己刚刚说过甘愿、此刻不该反驳,他低着头,却是竭力冷静地说道:“为什么一定要我脱裤子?#22771;?#24744;给我一个理由。”

            道理他都想得明白,可他的倔劲又上来了;他明知道那人不?#19981;?#39030;嘴,却克制不住地要反驳。

            “没有为什么。”

            钟坎渊说道。

            元学谦深吸一口气,解释道:“您要打我,要我跪,我一个字都没说。我并非不愿意守您的规矩,我只是——接受不了在其他人面前?#25077;?#36523;子。”

            他自问,说得算是心平气和。

            他自问,自己是讲道理的。

            钟坎渊只冷冷反问一句:“你不觉得自己说的话,前后矛盾吗?”

            “我只是要一个原因,一个理由。我并没有不同意。”

            元学谦?#35752;?#22320;说道。

            他其实,要的是一个台?#20303;?br />
            然而钟坎渊似乎就是不想给他这个台?#20303;?#30007;人冷哼了一声,没有回话。

            我到底看上了他哪一点?

            元学谦这样?#39318;?#24049;。

            他的脑子宕了机,他的理智给不出他任何答案,可他就是?#35752;?#22320;觉得,他不想松开钟坎渊的手,至少不想现在?#22836;牌?#36825;个男人似有一股魔力,刺激着他藏在血脉深处的欲望,让他忍不住想去追随和探索。

            ——元学谦松开了紧攥着裤子的手。

            他根本说服不了自?#28023;?#21364;情不?#36234;?#22320;照做。

            他把裤子扔到一旁,虽然极不自然却尽力放松自己跪在男人面前。

            每当他以为自己已经被逼到极限了,男人总是能有办法逼他再退一步。今天晚上的一切都像一记响亮的巴掌打在他脸上,无比清晰地告诉他,不要妄想着跟那人?#20998;?#26007;勇,因为他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钟坎渊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说道:“去把你的家法捡回来。”

            元学谦没有反抗,他甚至不曾站起来,就那样膝行过去,用红肿的双手捡起之前被他丢掷在地上的长棍,捧过头顶一路膝行到男人面前,他极力地展现虔诚,像跪服于主教面前的信徒。

            钟坎渊似是满意于他的虔诚,很快接了过去:“手,背到身后,交握手肘。”

            元学谦依言照做,他闭上眼睛,一?#27604;?#20154;宰割的模样。

            这样一来,他的面前便是空空如也。

            书房里微凉的?#25484;?#26080;声地拂过他一丝不挂的下半身,他的后臀又烫又疼,玉茎软绵绵地靠着囊袋,袒露在男人面前。

            钟坎渊穿戴整齐,他却袒露着下体,他还是觉得难堪极了。

            “我手里的家法也敢夺,你想什么呢?”

            钟坎渊的语气轻松得像一场漫谈,手里的长棍却是轻轻地触碰上了少年的——下体!

            元学谦只觉得浑身血?#21644;?#22836;顶冲去,他的牙齿瞬间咬破了下唇!他的双手,红肿的手掌狠狠压向手肘,秋天用身体的疼痛来缓解心上的屈辱!

            那个男人竟然在——他竟然在玩弄他的下体?!

            钟坎渊单手背在身后,一手擎着长棍或轻或重地撩拨少年身下疲软的部位,少年正是气血方刚的年纪,青涩的身体哪里经得住一个调教师的撩拨?就算那人手里的只是一根普通的长棍,他也受不住。

            那棍子翻弄着他身下敏感之处的包皮,光滑的棍面富有?#35760;?#24615;地摩擦着他稚嫩的龟头。没有什么性经验的身体敏感极了,他几乎是瞬间,就硬了。

            元学谦的自尊心被狠狠碾压着,他竟然,如此不知廉耻地在那人面前硬了,谁知道男人会怎样嘲笑他的放荡堕落?!

            他闭着眼睛,身子一动不动地承受着无情的挑?#28023;?#21364;企?#21152;?#24847;志力压下蓬勃的欲念。

            钟坎渊一边用长棍玩弄着少年的玉茎,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我问你话呢。”

            元学谦的牙齿发狠地咬磨着口腔内壁,狠狠吮吸着自己嘴里的血?#20219;叮?#21364;是闭着眼睛一言不发。少年的面颊上还有干涸的泪痕,表情却透出几分坚毅和倔强来。

            “不愿开口?好,那就闭上嘴,好好受着。”

            钟坎渊冷冷地说道。长棍在他的手里?#36335;?#26377;了生命,本该冰冷坚硬的棍子此刻如柔软的灵蛇一般缠上少年的阴茎,它时而绕着茎身摩擦打圈,时而又带动包皮吞吐着龟头,少年身体里的欲望被轻而易举地挑起,纵使他极力克制着,也难以掩饰身下的物件越膨越大,前列腺液刚从马眼里渗出,长棍立刻蘸上那黏腻的液体,如润滑剂一般的效果让这场玩弄变得更加容?#20303;?br />
            少年的身体开始颤抖,他的呼吸变?#20040;?#37325;,他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渴望着更多更强的刺激,他控制不住地开始在男人面前微微地扭动身体,主动迎合长棍的戏弄,欲望越垒越高,直到最后——灭顶的白光在他脑子里炸开!

            他的身体猛地一颤,呻吟从鼻腔里溢出——他射了,就射在那个男人的面前!

            几乎是同一时间,元学谦的牙齿,狠狠咬进嘴唇内侧,扎穿了嫩肉,血?#20219;?#22312;嘴里放肆!

            精液的?#20219;?#22312;?#25484;?#37324;氤氲开,他根本不敢睁眼,甚至提着心念不敢放松心神——他裸着半个身子跪在地上,而那个男人只凭一根棍子让他射在他面前,还能有比这更?#30475;?#30340;羞辱吗?!

            “睁眼,自己低头看看,”钟坎渊说道,“让你脱个裤子,?#21476;?#25197;捏捏,这下知道什么?#34892;?#36785;了?”

            元学谦顺从地睁开眼,却是撇开头避开了地上那一滩白浊。

            呵。

            他低声冷笑。

            他想起男人在办公室里威胁他时说过的话,那时男人对他说,要?#31185;?#20182;射在他面前,再让他舔干净。

            原来不仅是一句口头威胁。

            不愿意顺从,便是打断你的脊?#28023;?#19981;愿意褪裤,便是加倍的羞辱。

            这是师父教徒弟吗?便是主人对奴隶也不该如此霸道吧?

            元学谦深吸一口气,撇开头遮住自己一双锐利不甘的眼睛,?#33080;?#22320;说了一句:“是,我记下教训了。”

            [本章未完]</p>
        福建快3基本走势

        <ol id="f56zu"></ol>

          <div id="f56zu"><ol id="f56zu"></ol></div><em id="f56zu"><ins id="f56zu"><small id="f56zu"></small></ins></em>

            <em id="f56zu"></em><sup id="f56zu"></sup>
            <sup id="f56zu"></sup>
            <em id="f56zu"></em>
            <dl id="f56zu"><menu id="f56zu"></menu></dl> <sup id="f56zu"><menu id="f56zu"></menu></sup>
            <div id="f56zu"></div>

              <ol id="f56zu"></ol>

                <div id="f56zu"><ol id="f56zu"></ol></div><em id="f56zu"><ins id="f56zu"><small id="f56zu"></small></ins></em>

                  <em id="f56zu"></em><sup id="f56zu"></sup>
                  <sup id="f56zu"></sup>
                  <em id="f56zu"></em>
                  <dl id="f56zu"><menu id="f56zu"></menu></dl> <sup id="f56zu"><menu id="f56zu"></menu></sup>
                  <div id="f56zu"></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