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f56zu"></ol>

    <div id="f56zu"><ol id="f56zu"></ol></div><em id="f56zu"><ins id="f56zu"><small id="f56zu"></small></ins></em>

      <em id="f56zu"></em><sup id="f56zu"></sup>
      <sup id="f56zu"></sup>
      <em id="f56zu"></em>
      <dl id="f56zu"><menu id="f56zu"></menu></dl> <sup id="f56zu"><menu id="f56zu"></menu></sup>
      <div id="f56zu"></div>
        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海啸八年 > 第十六章 甘之若饴
            “我听清楚了。”

            元学谦听见自己这样说道。

            他一手还略显狼狈地攥着裤子挡在身前,声音却很坚定。

            他甚至不?#36855;?#22810;说一句“我愿意留下”,他带着几分自负地想:我了解钟坎渊,一如钟坎渊了解我,所以,我已经不需要再多余表态。

            钟坎渊倒是对这个回答毫?#28784;?#22806;,相反,他带着些冷漠开口:“那我们就有必要讨论一下你刚刚对?#39029;?#35328;不逊的问题。”

            “什么?!”

            如果不是刚刚才表示过自己愿意留下,元学谦几乎要立刻起身反驳!

            钟坎渊淡淡地看他,说出两个字 :“掌嘴。”

            少年毫不畏惧地抬着眼睛,用一双?#20102;?#30528;难以置信的眼睛瞪着男人,昭示着他的反对。

            钟坎渊说道:“你好像又有异议。”

            我当然有异议!

            元学谦的手,捏紧了拳头。

            他已经听话跪下了,还想让他怎样?哪儿有这样?#20040;?#36827;尺的?!要他掌嘴?古代?#22836;?#22900;才才打脸,这分明就是欺人太甚!

            他极力忍耐着,克制着想把拳头挥到钟坎渊脸上的欲望。

            他的?#20174;Γ?#38047;坎渊尽收眼底,他淡淡说道:“元学谦,?#28784;?#35753;我觉得我在勉强你。”

            “如果你心里不服,只是?#31185;?#33258;己忍着,总会有忍不下去的那一天。你?#28784;?#35273;得我在拿奕盛威胁你。因为,我?#25381;小?#22914;果我曾经给过你类似的错觉,那我现在纠正你。你是奕盛三位合伙人共同决定要投的企业,我们的决策,我一定会认账;所以即使你今天走了,该属于奕盛给你的支持,我还是会给你。但要是做我徒弟,要我像对待自己人一样对待你,就是另一回事。我的规矩,现在就受不住,还早了点。”

            “收益与风险?#25910;?#27604;。这么简单的道理,想?#24187;?#30333;??#28909;灰?#35748;我做师父,就把你那根反骨给我锉平了。我没兴趣从头调教一个不懂事的新人。”

            不懂事的新人。

            这六个字一下子刺痛了元学谦的心脏。

            所以他要求他懂怎么跪,怎么求罚!因为他觉得这是他本该明白的事!

            就像一场相互猎杀的游?#20998;?#20110;到了收网?#29384;鄭?#21452;方?#30528;?#19968;亮,他才看清对方手上分明握着一双王炸,

            他从一开始便是毫无胜算。

            这一刻,元学谦所有的骄傲,他的自?#28023;?#20182;赖以为生的理智与聪明,尽数土崩瓦解!

            这一刻,他才刻骨铭心地发现:他原以为自己足够了解钟坎渊,他原以为是自己?#29942;?#30528;节奏,他以为自己抓住了男人的脉门,其实根本没有!

            他以为钟坎渊要的只是一场等价交换,谁知他是要他的心啊!

            钟坎渊逼得他无路可逃,却还要说上一句“?#28784;?#35753;我觉得我在勉强你”。

            元学谦闭上眼睛。

            是了,你从来不曾勉强我,是我甘愿掉进你的囚笼。你要的,就是我一句“心甘情愿”。

            你了解我。

            ——你竟是如此了解我,甚于我了解自己。

            良久,元学谦开口说道:“渊哥,我是……我是第一次认人作师父,我也不知道?#36855;?#20040;做别人的弟子。我从来没有觉得不甘愿,也从来不曾有过不服,只是很多事,我都是第一次做。渊哥,我说过,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知道你是我想要追随的人。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您多多包涵。只是您能?#33618;堋?#32473;我一点时间?”

            他没有再?#23567;?#24072;父”,他讲这番话的时候自问没有把那?#35828;?#25104;自己的师长,那声“师父”,他叫不出口。

            元学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福建快3基本走势

        <ol id="f56zu"></ol>

          <div id="f56zu"><ol id="f56zu"></ol></div><em id="f56zu"><ins id="f56zu"><small id="f56zu"></small></ins></em>

            <em id="f56zu"></em><sup id="f56zu"></sup>
            <sup id="f56zu"></sup>
            <em id="f56zu"></em>
            <dl id="f56zu"><menu id="f56zu"></menu></dl> <sup id="f56zu"><menu id="f56zu"></menu></sup>
            <div id="f56zu"></div>

              <ol id="f56zu"></ol>

                <div id="f56zu"><ol id="f56zu"></ol></div><em id="f56zu"><ins id="f56zu"><small id="f56zu"></small></ins></em>

                  <em id="f56zu"></em><sup id="f56zu"></sup>
                  <sup id="f56zu"></sup>
                  <em id="f56zu"></em>
                  <dl id="f56zu"><menu id="f56zu"></menu></dl> <sup id="f56zu"><menu id="f56zu"></menu></sup>
                  <div id="f56zu"></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