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f56zu"></ol>

    <div id="f56zu"><ol id="f56zu"></ol></div><em id="f56zu"><ins id="f56zu"><small id="f56zu"></small></ins></em>

      <em id="f56zu"></em><sup id="f56zu"></sup>
      <sup id="f56zu"></sup>
      <em id="f56zu"></em>
      <dl id="f56zu"><menu id="f56zu"></menu></dl> <sup id="f56zu"><menu id="f56zu"></menu></sup>
      <div id="f56zu"></div>
        笔趣阁新站 > 都市言情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章节目录 384谋反
            虬髯胡将领志得意满地振臂一挥,高呼道:“先锋军,先进城查看!”

            “是,副将军!”

            一个皮肤黝黑的南怀小将朗声应道,大臂一挥,就带着一百人的先锋军冲进了城门。

            城内一眼望去,空旷萧索。

            城墙的城垛上没有人,街道两边的房屋也都是敞开着大门,屋子里一个人也?#25381;小?br />
            这像是一栋空城。

            进城的百来个先锋军不自觉地缓下了马速,铁蹄“得得得”地敲响青石砖街面,除此之外,什么声音也没有,加到两边的巷子里也是空荡荡的,什?#24904;?#20063;?#25381;小?br />
            那个南怀小将在城门前方的街道上溜了一圈,就又策马出了城,与那虬髯胡将领禀道:?#30334;?#23558;军,城里面好像空了,那些大盛人应该是都逃走了!”

            原来是弃城而逃了!

            虬髯胡将领的嘴角勾出一抹不屑的弧度,“刷”地抽出了腰间的长刀,那寒光闪闪的长刀往前方一指,下了军令:“兄弟们,进城!屠城三日,所得金银珠宝,与众共之!”

            即便这是一座无?#35828;目?#22478;,那些大盛人逃命且不及,根本不可能搬走所有的家当。

            屠城三日,抢掠之金银珠宝皆归己有,这足以让在场所有的将士为之血脉沸腾。

            后方的南怀士兵们都近乎疯狂地欢呼起来,一个个都高举着手中的长刀,眸子里闪闪发亮,跟随在那虬髯胡将领的身后,浩浩荡荡地进了城。

            “踏,踏,踏……”

            士兵们凌乱的踏步声与马蹄声此起彼伏,城中还是一片死气沉沉。

            一众南怀人不断沿着街道前进,就算是一开始士兵们还?#34892;?#32039;张,随着他们横冲直撞地闯进街道两边的一间间房屋中,发现里面都空无一人后,也?#22836;?#26494;了下来。

            南怀大军浩浩荡荡地继续往行去,在一个个分叉口分出一支支小队朝其他的方向而去。

            道益城中四通达,每到一个分叉口,就延伸出数条街道,每一条街道两边都有不少小巷子,就如同一张蛛网密密麻麻,畅通无阻。

            那些南怀士兵一个个粗鲁地踹门而入,以长刀在屋子里把那些家具器皿扫在地上,“砰铃啪啦”地摔了一地,东倒西歪。

            “小老弟,你有找到什么没?”一个黑膛脸的南怀士兵一边以刀鞘将案头?#30446;?#32592;子扫到了地上,一边扯着嗓子没好气地对外间的一人抱怨道,“我都没找到什么值钱的……”

            “砰!”

            陶罐直直地摔在了石板地上,四分五裂。

            几乎是下一瞬,那个“黑膛?#22330;?#20063;重重地仰面摔在了地上,沉重的身躯令得地上的?#23601;了?#20046;也随之一震,他的额心多了一个比龙眼大小的血窟窿,鲜血汩汩地自血窟窿中流出,眨眼就在石板地上形成一片红得刺眼的血迹。

            倒在地上的“黑膛?#22330;彼?#30524;圆睁,几乎瞪凸了出来,那双眼睛浑浊无神,死不瞑目。

            外间那个矮小的南怀士兵听到了方才那声巨响,总觉得这声响?#34892;?#21050;耳,?#27966;?#32780;来,嘴里叫着:“我说老哥……”

            “砰!”

            又是一声巨响重重地响彻在院?#23567;?br />
            那个矮小的南怀士兵的额心也多了一个血窟窿,身子僵了一瞬,就往后倒了下去,似乎?#20102;?#37117;没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扇半开的窗户外,隐约冒着一缕袅袅的青烟。

            封炎吹了吹火铳口的青烟,转过身,在那狭窄的巷子里灵活地穿梭着,看到敌人,就熟练地以火铳瞄准对方,?#32531;?#23556;击。

            每一枪都是那么干净利落。

            “砰!砰!砰!”

            一声声震耳欲聋的火铳射击声在一条条巷子里此起彼伏地响起,即便是最初的几十枪可以浑水摸鱼,接下来那些尸体也无所遁形。

            “有敌军埋伏!”

            “大家小心,有敌军埋伏!”

            ?#21834;?br />
            那些南怀人一个个激动地高喊起来,如临大敌地握紧了手中的刀枪,四下搜寻着敌人的踪影。

            城中?#30446;?#27668;再次紧绷起来,空气中似乎火花四射。

            “砰!砰!砰!”

            火铳射击声变得更频繁了,那些潜伏在大街小巷中的火枪营士兵不再缚手缚脚,直接开始大开杀戒。

            每一把火铳都可以一次连发三弹,三弹就意味着一个士兵可以在短短三息间以一敌三,杀敌人于措手不及;得手后,再避到巷子深处,重新上弹。

            这火铳使用起来要远比弓箭简单多了,一个好的弓箭手需要练习几年的反复练习,才能熟练掌握弓箭,相比下,掌握这火铳只需短短几天。

            而且,火铳无论杀伤力,还是精准度,都比弓箭具备更强大的优势。

            这几日来,火铳营最重要的任务之一除了熟悉火铳的使用方式,就是背着沉甸甸的火铳在城中的大街小巷奔跑,熟悉道路,练习彼此的配合……

            现在这个城池的舆图就在他们的头脑中,他们知道这里的每条街道、每条巷子通往何处,也知道哪条巷子是死胡同。

            又是两声重响后,一条?#27426;?#27515;的小巷子里又多了两具南怀人的尸体。

            空气里的血腥味、huǒ yào味和惨叫声交织在一起,就像是一场永无止尽的噩?#25105;?#33324;。

            “将军!将军,这些大盛人手里有神兵利器,?#36924;?#25105;军将士不费吹灰之力……”一个高壮的南怀士兵跌跌撞撞地从一条巷子里跑出,对着马上的虬髯胡将领惊恐地禀道,?#25104;?#21457;白。

            那个黑漆漆的武器实在是太可怕了,发射的速度比羽箭要快上数倍,威力也更强劲,根本就无法躲闪。

            “什么神兵利器,不过是火铳罢了!”虬髯胡将领没好气地从马上踢了那士兵一脚,?#25104;?#20063;不太好看。

            刚才,他?#23545;?#22320;也瞥到了几个持火铳的大盛士兵,看得出来他们所持的火铳与他曾经见过的大不一样,更轻便,也同时更危?#30504;?br />
            他们太大意了,现在已经失了先机,士兵们?#31185;?#20840;散……这一仗恐怕是很难反败为胜了。

            虬髯胡将领当机立断下令道:“传令下去,撤!赶紧撤!”

            事到如今,唯有将损失降到最低,等撤退后,再行筹谋!

            虬髯胡将领?#39663;?#39532;头,一?#26032;?#33145;,就策马朝着城门的方向飞驰而去。

            他周围的那些南怀士兵一个接着一个地高呼着:“副将军有令,撤退!”

            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数以千计的南怀士兵都骚动了起来,一边喊着撤退,一边从他们所在的地方往回跑,一个个如同丧家之犬,形容?#28508;貳?br />
            相反,火铳营的人则都气势汹汹,他们再也不躲闪,不掩藏,?#28216;?#39030;、从巷子里、从窗户?#26032;?#20986;身形,也露出他们的獠牙。

            “砰砰砰!”

            “砰砰砰!”

            一杆杆火铳皆对准了他们的敌人,频繁地发动射击,如暴雨,?#31080;?#38649;,那些逃亡的南怀士兵们都成了这些火铳的靶子。

            弓箭手在射击了几十箭后会渐渐疲惫,疲惫就会影响射箭的速度、射程和精准度,可是火铳不同,只要火铳手还能扛得动他们的火铳,只要火铳手还能扳动火铳的扳机,他们就可以?#24444;?#25932;人。

            每一次按下扳机,每一次砰的巨响,就可以消灭一个敌人。

            那些南怀士兵感觉他们似乎已经被来自地狱的牛头马面盯上了般,无论他们怎么跑,火铳中射出的弹丸都会追上他们,越来越多的尸体歪七扭地遍布在街道上……

            当那个虬髯胡将领率领一众残兵返回到城门附近时,却发现城门已经关上了。

            与此同时,数以千计手持刀枪弓的大盛士兵从一条条巷子里涌出,把他们团团地围了起来。

            瓮中捉鳖。

            虬髯胡将领的?#38498;?#20013;不禁浮现这四个字,脸上一片铁青,额角更是青筋乱跳。

            他咬了咬牙,决?#27597;?#36825;帮大盛狗拼了,再次挥起手中的长刀,“杀出去,擅退……”

            擅退者杀。

            然而,他再也没机会把这句话说完。

            “砰!”

            又是一记震耳的火铳发射声响起,携着凌厉的破空声,宛如一道闪电劈裂了夜空,直劈向了那个虬髯胡将领的眉心。

            一切快得肉眼无法捕捉,那个虬髯胡将领如冰冻般冻结在了马背上,眉心多了一个血窟窿。

            他目光发直地瞪着前方高高的城墙,城垛上,不知何时站了一个脸戴半边玄铁面具的玄衣少年,少年手持一把黑色的火铳,火铳口赫?#27426;?#20934;了下方的那个虬髯胡将领。

            四周瞬间鸦雀无声,像是时间被停止了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不自觉地顺着虬髯胡将领那震惊的目光看向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少年。

            封炎泰然自若,对着天空又射出一枪,?#32531;?#26391;声道:

            “投降者不杀!”

            在最后一个字落下的同时,那个早没了声息的虬髯胡将领从高高的马背上倒了下去,“咚”地坠落在地,如同一座大山轰然倒塌了。

            那些南怀士兵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虬髯胡将领,身子几乎动弹不得,只觉得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也随之倒下,随之粉碎了,大部分人的脸上都写满了迷茫,惶恐,不安,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呢?!

            他?#21069;?#20102;!

            紧接着,周围其他的大盛士兵也高呼了起来:

            “投降者不杀!”

            “投降者不杀!”

            一声比一声响亮,那无数个声音?#36335;?#22312;此时此刻找到了共同的节奏般,声音重叠在了一起,如轰雷般回响在空气中,似乎连空气都随之震动了起来。

            “啪嗒。”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放下了手里的长刀,身子一矮,浑身发抖地跪了下去。

            畏惧?#36335;?#20250;传染般,他的四周一个接着一个的南怀士兵惶恐不安地放下武器,跪在了地上。

            有人投降,就有人不甘。

            一个南怀小将?#28216;?#30528;弯刀?#32531;?#36947;:“投降也是死路一条,大家一起也许能杀出……”

            “砰!”

            他的话又被一记火铳声打断,铁弹从他的喉咙穿过,鲜红炽热的血液“呲”地喷射而出,喷在他身旁的几个南怀士兵的脸上、?#33050;?#19978;。

            下一刻,那个南怀小将倒下了,而他身旁的那几个南怀士兵也都跪了下来。

            这些士兵的脸上已经都没了战意,?#25381;?#19979;了?#24535;濉?br />
            周围的那些大盛士兵势如破竹地一?#20992;?#19978;,毫不留情地把那些负隅顽抗者一律斩杀,?#36924;?#33150;腾。

            街道上,那令人闻之欲呕的血腥味越来越浓。

            但是对于在场的大盛士兵来说,这个气?#24230;?#26159;胜利的味道。

            他们胜了,他们保住了道益城!

            不消一刻钟功夫,整条街道上就只剩下了那些跪在地上的南怀士兵,以及他们那些同袍血肉模糊的尸体,惨不忍睹。

            火铳营的士兵们一个个?#31185;?#39640;?#28023;?#31070;采焕发,过去的这段日子,他们一直在练习火铳,他们最清楚这火铳的厉害,可直到此刻,看着这些?#21069;?#30340;南怀士兵,看着这一地的敌尸,他们才意识到火铳要远?#20154;?#20204;以为的还要更厉害。

            火铳可以让一个平凡的士兵变成一个拥有以一敌十之能的精兵,很显然,火铳必然会成为以后战场上的决定性因素。

            现在,他们只有一千杆火铳,将?#24904;?#26159;能有两千,三千……甚至一万杆火铳呢?!

            那大盛的军队?#31080;?#33021;强悍到所向披靡的地步,从此再无对手,从此四方蛮夷再不敢来犯!

            封炎还是站在高高的城垛上,静静地俯视着下方跪在地上的敌军,跟着转头吩咐身旁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将道:“?#35282;?#20043;,剩下的交给你了。”

            封炎也没等?#35282;?#20043;回答,就转过身,毫不?#34949;?#22320;离去,蹬蹬地沿着石阶下去了。

            ?#35282;?#20043;神情复杂地望着封炎?#35851;?#24433;,眼神渐渐地沉淀了下来,瞳孔明亮而坚定。

            这段时日,封炎和他们火铳营的一千将士一直同住同吃同操练,他绝非自己一度以为的那种纨绔公子哥,而今天封炎也用这场压倒性的大胜来证明了他的实力。

            战场上,一切以最终的结果来说话!

            封炎从城墙上下来后,?#25512;?#19978;奔霄,径直返回了军营。

            早有士兵等在了军营口,殷勤地把封炎引去了大厅。

            大厅里,一片沉寂无语,坐在一旁的路维青就看着?#32456;?#26519;心神不宁地来回走动着,心中不解。

            刚才不时有人回来跟他们禀明了城中的?#23047;觶?#35828;是敌军伤亡惨重,我军以巷战将敌军分散,各个击?#30130;?#36825;不是喜?#22581;穡浚?br />
            ?#32456;?#26519;也知道?#23047;?#23545;我军有利,但他还是着急担忧,唯恐封炎有一点闪失,暗道:主子只有公子这一条血脉了,绝不容有失啊!

            “公子!”

            此刻,他见封炎毫发无?#35828;?#24402;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心彻底放下了。公子没事就好!

            封炎的脸上还是戴着那半边面具,对着?#32456;?#26519;微微颔首,跟着目光就越过?#32456;?#26519;看向了后方两丈外的路维青,淡淡道:“奋武将军,你可以派人去接手俘虏了。”

            路维青傻眼了。

            封炎的言下之意,岂不是说这一仗,他们已经赢了?!

            这怎么可能呢?!

            即便是这一仗他们占了上风,可是这才短短半天不到的时间,他们就胜了?!还把敌军的俘虏都拿下了?!

            路维青的心里自然而然地浮现一个又一个的疑?#21097;?#21018;才这一仗到底是怎?#21019;?#30340;?

            还?#23567;?br />
            这个少年到底是谁?

            封炎没在意路维青的目光,随意地往一旁的太师椅上一歪,吩咐道:“上茶。”

            他的心思早已经跑远了:唔,?#20849;?#25343;下昌旭城,他就能回去见蓁蓁了……还得问问阎总兵,南境有什么特产可以带回京呢?

            封炎慢悠悠地喝着茶,厅?#32654;鎘志?#20102;下来,相比外面的喧闹?#24615;櫻?#36825;里显得尤为宁静,直到?#35282;?#20043;和另一个小将匆匆而来再次打破这里的沉寂。

            “公子,阎总兵,俘兵已全数拿下,正在清点人数。”

            “末将已经派人在城中搜查有?#25381;新?#32593;之鱼。”

            “敌方的尸体?#19981;?#22312;清点……”

            两个小将你一言我一语地禀着外面战场的情况。

            封炎笑了,朗声下令道:“好!今晚庆功,传令下去,每人一块肉,一碗?#30130; ?br />
            这一年多来,道益城不是在备战就是在对战,战时自是不可以随便?#26579;?#30340;,而今天这碗酒不同,这是庆功酒。

            两个小将闻言觉得?#36335;鵓瞥?#37117;被勾出了出来,脸上眸中泛着异彩。

            他们领命后,就匆匆地退下了。

            整个道益城都随着这道命令的传开而沸腾起来,城中上下从百姓到将士?#22681;?#26159;喜气洋洋,?#20004;?#36824;有一种彷如置身梦境的感觉。

            他们真的守住了道益城,他们真的大败了南怀人!

            一直到夜幕落下,城内还亮着大半的灯火,与夜空中的星光交相?#26434;场?br />
            一只灰色的鸽子借着昏暗的夜色展翅在半空中飞过,一路朝?#20445;?#23637;翅飞过城墙。

            “嗖!”

            凌厉的破空声打破暗夜的?#21866;玻?#19968;道利箭如流?#21069;?#21010;过空气,迅如疾风,势如闪电,准确地一箭贯穿了那只灰鸽。

            鸽子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从半空?#20804;?#22368;而下……

            跟着,城门附近?#24535;?#20102;下来,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

            一炷香后,路维青被人匆匆地唤到了军营。

            大厅中,封炎和?#32456;?#26519;都在,除了他们俩,一旁的方?#24178;希?#36824;有一只被一箭贯穿的灰鸽以及一张绢纸。

            路维青本来就心里忐忑,在看到那只灰鸽的一瞬间,?#25104;?#30331;时变了,心急坠直下,暗道?#24187;睢?br />
            这只信鸽是他今晚亲手放出去的,原本绑在信鸽腿上的那封密信也是他亲笔所,为了上奏?#23454;郟?#35828;明道益城的情况。

            尤其是……

            路维青目光幽深地看着那个脸上戴着面具的少年,对?#23047;?#30528;年纪不大,可是?#32456;?#26519;身为堂堂的晋州总兵,却对他格外恭敬。

            再加之白天的那一战,他根本不知道是怎?#21019;?#30340;,就连他的?#27597;?#20204;也都被排除在了战圈外,?#23545;?#21482;听到“砰砰”的巨响,不消半天一场殊死大战就莫名其妙地结束了。

            这种种情况太不对了,路维青再三思虑后,决定向?#23454;?#31104;明。

            想着,路维青的目光又看向了方?#24178;?#30340;那只早已冰冷的信鸽,很显然,?#32456;?#26519;和封?#33258;緹头?#30528;他了。

            今晚,根本就是一出守株待兔。

            偏偏自己大意了!

            路维青心凉如冰,身体僵硬得几乎动弹不得,心里?#23588;?#30528;一个疑问——

            ?#32456;?#26519;和这个少年到底所图为何?!

            答案早就在路维青心中,呼之欲出。

            封炎神情平静地与路维青四目对视,他当然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路将军,在道益城独力难支时,可曾有增援?”

            “道益城?#32503;干?#39135;,可有谁管过你们死活?”

            “皇上命你守城,?#19978;?#36807;你们无粮无人,能守到几时?”

            “你可知一旦破城,就是满城尽屠,无人可以存活?”

            封炎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利箭直击在路维青的?#30446;冢?#20196;他哑口无言。

            路维青的嘴唇紧抿成了一条直线,?#25104;?#38590;看极了。

            道益城的危机也不是这一两个月的事了,他也早就不止一次地向京城请求求援……然而,等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厅?#32654;?#38745;了下来,空气沉重得就像是一块铁似的。

            路维青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

            沉默在空气?#26032;?#24310;着,封炎也不催促,自顾自地喝着茶。

            坐在一旁的?#32456;?#26519;一直没有说话,似乎把一切都全权交给了封炎?#21019;?#32622;。

            忽然,路维青朝封炎走近了一步,轻微的步履声在这?#21866;?#30340;屋子中尤为响亮。

            “你……你们想谋反?”路维青的声音十分艰涩,这几个字像是从牙齿间挤出来的一般。

            封炎看着路维青微微一笑,但笑不语。

            ?#32456;?#26519;还是没说话,气定神闲地喝着茶。

            路维青好像是被当头倒了一桶冷水似的,心一下子就凉了。

            屋子里又陷入一片沉寂。

            路维青的呼吸愈发艰难了,?#36335;?#26377;什么掐住了他的喉咙口似的,又道:“你们疯了吗?!”

            封炎不答反?#21097;骸?#36335;将军,你可还记得昌旭城?”

            路维青的神色更复杂了,眼神幽深。

            他怎么可能忘记昌旭城,不仅仅是因为昌旭城是黔州失城,也因为昌旭城的守将梁思丞是他的好友。

            当初,当他得知梁思丞开城投敌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不过,昌旭城的情况路维青是知道的。

            前年十一月,昌旭城被南怀大军团团包围了,犹如大海中的孤舟,断绝了粮草与水源,梁思丞带领城中百姓英勇抗敌,堪堪守住了城,百?#26025;?#24471;就差要折骨为炊、易子而?#22330;?br />
            然而,半个月后,阴险的南怀人把安节城中的三?#34412;?#22995;如牲畜般赶到昌旭城门口,以他们的性命相胁。

            在南怀人tú shā了近百名安节城百?#30504;?#24182;?#20449;?#21482;要投降就不屠城后,梁思丞终于屈服了。

            路维青知道梁思丞投敌是为了昌旭城的百?#30504;?#24444;时,他也曾在辗转反侧时想过,要是道益城到了这个地步,他会怎么样……

            但是,他也只是想想,为了远在京城的父母妻儿,他决不会和梁思丞一般。

            他也不能让自己置身于那?#24535;?#22320;!

            路维青的心中彷如起了一片惊涛骇浪般,起伏不已,而他的?#25104;?#24840;发阴沉,浑身?#20004;?#22914;那拉紧的弓弦一般,身子几不可察地微微颤抖着。

            “咯噔。”

            封炎随手放下了茶盅,茶盅与方几的碰撞时发出清脆的声响。

            封炎淡淡地下令道:“?#24904;耍头?#27494;将军去好?#32654;?#38745;一下。”

            守在厅外的两个士兵走了进来,其中一人对着路维青伸手做请状。

            路维青欲言又止地又看了看封炎和?#32456;?#26519;,?#31449;?#26159;什么也没说,跟着那两个士兵转身离去了。

            月光下,他?#35851;?#24433;略显萧索。

            ------题外话------

            名单会在今天之内发到?#29436;?#25105;、我还没数完。6
        福建快3基本走势

        <ol id="f56zu"></ol>

          <div id="f56zu"><ol id="f56zu"></ol></div><em id="f56zu"><ins id="f56zu"><small id="f56zu"></small></ins></em>

            <em id="f56zu"></em><sup id="f56zu"></sup>
            <sup id="f56zu"></sup>
            <em id="f56zu"></em>
            <dl id="f56zu"><menu id="f56zu"></menu></dl> <sup id="f56zu"><menu id="f56zu"></menu></sup>
            <div id="f56zu"></div>

              <ol id="f56zu"></ol>

                <div id="f56zu"><ol id="f56zu"></ol></div><em id="f56zu"><ins id="f56zu"><small id="f56zu"></small></ins></em>

                  <em id="f56zu"></em><sup id="f56zu"></sup>
                  <sup id="f56zu"></sup>
                  <em id="f56zu"></em>
                  <dl id="f56zu"><menu id="f56zu"></menu></dl> <sup id="f56zu"><menu id="f56zu"></menu></sup>
                  <div id="f56zu"></div>